安海邱加田:手握刻刀46年

晋江新闻网2019-04-24 08:56

  晋江新闻网4月24日讯    在安海繁华的现代商业街上,有一家并不惹眼的小店。店铺不大,但古色古香,摆满了大大小小姿态各异的佛雕。店里面摆放着的神态各异的佛雕,慈眉善目的观世音、笑容可掬的弥勒佛、须发皆白的土地公……这些全是出自庐山国佛雕当家掌门邱加田之手。寒来暑往。如今这家主营佛雕的店铺,招牌已经传承了300多年,传到了第十代。

  “这是我们佛雕祖铺,我是庐山国第九代传人。”店铺主人邱加田表示,老店历史上走过两次大火,房子几乎烧光了,唯有匾额“庐山国”完好无损,保留至今。而他从12岁研学至今,已入行46年。近日,为了在佛像雕刻领域进行新的求索,以及更好地做好传承工作,他决定亲手雕刻一尊1:1浓缩版的千手观音。

  用46载时光磨砺雕刻技艺

  “佛雕是祖传的技艺,所以我从12岁就跟着爷爷学雕刻。”1963年,邱加田出生在安海的雕塑世家。1975年起师从父亲邱汉植,爷爷邱清池及叔辈,学习佛雕的漆线雕塑技艺。“那时候还是‘文革’,家里人都是偷偷关起门来做佛像。我每天放学回来后,就是待在家里帮忙做些刻木打底、修补旧佛的工作。虽然我年纪小,但是我爷爷却要求很严格,做完以后,他都要检查,看看有没有过关。所以,我佛雕技艺的功底可以说是小时候就打下的。”

  接着是学粗磨、雕刻,三四年后再学雕粗坯……就这样,一点一滴地逐渐掌握了这门祖传手工的要领。 “我对这门祖传手艺很有兴趣,而且也坐得住。如果每天都想着玩的话,根本没法学好。”17岁,邱加田就开始独立自己刻作品。又隔一年,他选择到厦门工艺美术学院进修了半年。

  想要雕刻作品,得先对佛像的样子做到心中有数。当年没有相机,他只能常常跑去寺庙看佛像,仔细观摩佛像的形态与神韵。近些年来,他愈加喜欢四处走访名胜古刹,就是为了采集自己心中的“佛像相册”。“当我初学的时候,爷爷就常拿一些旧佛来当试验,让我一边对旧佛进行修补,更重要的是要我记住神像的身形姿态。”如今,58岁的他在心中记下了上百种神像,“像是相片一样存在心中。常常客人简单描述下,就能知道是哪尊神像了。”

  不知道是家族遗传,还是因为常年做手艺活,邱加田的手掌比和他一般身高的人大多了。当然,他的手上也比一般人多了不少伤疤。现如今,从事佛雕技艺46年的邱加田所创作的作品已经是不可胜数。店铺里一尊明朝风格的盘坐观音是镇店之宝,是纯木雕作品,这是邱加田的代表作品之一。

  传承创新  父子合作雕刻千手观音

  “这是我这个月刚开始雕的千手观音,与龙山寺的近3米高的千手观音原型相比,小非常多。”邱加田介绍,这尊佛像总高1.08米,佛身60公分。单观音的手臂就有1008只,但大小还没正常人的小拇指粗,工艺难度较大。好在如今,他的儿子邱明耀,已成为了他的好帮手与好徒弟,将一起参与制作过程。

  邱加田坦言,这不是他第一次制作木雕作品,纯木雕作品是他的一项创新。刻木雕与漆线雕有很大的区别,对手工更加考验。“木雕作品只要一个地方做坏了,这个作品就不行了。”

  谈及第一次做木雕,是在1995年。当时有台湾客人慕名而来,想定做一尊20多厘米的木雕,但要求必须是纯粹的木头雕刻。这对于祖辈都是做漆线雕的邱加田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,他花了半个多月的时间才完成这个作品。这个作品的问世也开启了他对木雕作品的喜爱和追求。“每件木雕作品都是独一无二的。”邱加田说,他每次刻一件作品都需要灵感,灵感来了,他才会刻上几划,没有灵感他就放下作品,因此客人不能要求他在规定时间里完成。听起来似乎有些任性,但这是邱加田对作品精益求精的追求。“每一刻一划都会影响一件作品,所以不能心急。”客人也都知道邱加田对作品的要求,因而更放心地把作品交给他。邱加田雕刻的木雕作品最大的高达四米,最小的是一尊仅有三厘米高的观音雕刻。

  一张没有任何修饰的小木桌、一把靠背椅,这就是邱加田的工作台。木桌桌脚堆满了木头初坯,地上堆着一堆未及时扫去的木屑,桌面上摆放着各种各样的雕刻工具,上面有着密密麻麻的刻痕。这张工作台已伴随邱加田好多年了,每天他坐在这里,伴着几盏灯光和收音机,钻研他的作品。有时候灵感来了,一坐就是近十个小时,全然忘了时间。

  正因为邱加田的刻意求工,作品愈加精细,使得许多人慕名而来请他远赴各地制作神佛木雕像,每年也有很多海内外的客人慕名前来购买佛像。而庐山国佛雕制作技艺在邱加田这代已经列入当地老字号行列。2008年,庐山国佛雕制作技艺入选第二批泉州市级“非遗”名录。

       记者_黄海莲  吴清华

标签:佛雕|非物质|文化|遗产|匠人
编辑:林琳